此人妖气

【杂食/各种墙头/不定期产出/辣鸡文笔/随缘填坑/请慎重选择是否关注

王者荣耀偏白鹊/邦信总体杂食不太吃信白

剑三网一纵月秀姐 偏唐毒/丐明/丐秀/咩秀总体杂食,什么都能吃一口】

【剑三】《有个人》 策花

【剑三】《有个人》      策花  
直男垂耳兔军爷和一位勇敢的军爷痴汉发发的故事

0.提问: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

上:远处的湖水在月光的清辉映照下,反射出粼粼波光,好似要将那一轮白玉困于湖心。我在湖心亭等着,捻了桌上的桃花酥来吃,遗了满口的香味,远远看到一位穿万花衣服的弟子正往这边走过来,发色衣摆和夜色糊糊的晕在一起,偶尔有亮眼的寒芒,仔细看去竟然是一只通体流光的笔,随着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月光也照在来人白皙的脸上,最后终于在我在面前坐下了
“秀姑娘可是等的久了?”言语间有些歉意。
我倒是不在意。“没事没事!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,自那日你来信,我期盼你来好久啦,快给我说说。”
“秀姑娘可不要取笑我。”面前的人先是整整袖子,脸上带着笑意缓缓开口了。

中:作为一位花谷弟子,在本门的两门心法里,我还是选择了修离经,出师的那年,我外出历练,一路虽是无甚大事,可是一旦踏入这江湖,便不可能一直一帆风顺,这路上一路磕磕绊绊遇见许多人,见了许多事,可我偏偏对军爷怀有执念,可能是哪位天策府将士给了我这漂泊江湖的人一点点温暖,我便念上了,恋上了,心心念念想着找一位军爷,想着离经易道只为他一人,想着将毕生所能全部给予他,我在这江湖里一日日的走着,可我还是没有遇见那个人,他在哪儿呢?他是不是也在等着我呢?他是不是也在天天担心他的马草呢?噗,思及此处,我不经笑出声来。
说来也巧,这时候一份大战的任务到了眼前,我看了一眼队友,有个穿一身垂耳兔校服的军爷,于是我就接了,到了地方,大家都为这份任务出力,不知是日光太烈还是天命如此,那时我神情忽然一阵恍惚,稍加不注意,那位军爷居然受了重伤,我心里愧疚急了,心里想着不能再犯错误,虽然一路顺利完成了任务,可是我心里很不舒服,我就去向那位军爷道歉,我知道天策府均是忠义耿直的将士,更何况这位军爷也并并未曾责骂我一个字。我缓缓的走到他面前,觉得腿和心一样沉重,我未曾找借口,只是向他说了抱歉,他却反过来安慰我是他自己不好,我心里又是心急又是心疼,一时语结,也不知说什么好,动手抽了他腰间的名牌就走,现在想着作为一个万花弟子我那时是真的冒失了,可是我也不后悔,若是没有那时,那我定然还是独独的一个人无趣的活着。
其实,有任务的时候我没少被军爷针对,也没少见识过傲血战意的强劲之处,可我心里反而对军爷的执念越发深刻,我时常想起那天大战那个军爷的背影来,想象他在我的脑海里慢慢的转过身来,面前是狼烟遍地,夕阳残照,两根白须须垂在他黑亮柔顺的发上,就在他转过身来要说什么的时候,狼烟遍地都变成花海万里,就连红日的光也变得柔和起来,想到这里,我就不敢在继续思量,我握住那块名牌,在手里摩挲它圆滑的边角,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找他,可是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路人,也许会造成困扰呢,指腹下的细腻触感把我的心也变得柔柔的,我想我怕是病了,好不了了的那种。
    我天天思量着他,暗暗的关注着他的消息,我想,是我命中该遇到他,也是老天给我的机会,那日,我去城中取药材,只见一个背影在桃花树下,我都不用看脸,就是仅仅一个背影,我就是知道是他,我看到他把肩上的落花轻轻扫落,望着桃树出神,听他感叹为何桃花运从不找他,那时候我的心跳的好快,我觉得它就要从我的胸口蹦出来了,我捂着胸口,脑袋里叮叮当当的响成一团,不等我反应,我的脚他擅自动了起来,等我能看清四周的时候,我手里已经握着他的白须须了,我一时涨红了脸,不知如何开口,在他疑惑的目光下大着胆子开口了,军爷你可还记得我?军爷说他知道我是那天那个恶人万花弟子,虽然知道他是浩气的,可我依旧很开心,因为阵营从来都不是阻挡相爱的理由,它是想要建功立业的标志,是一个人努力的证据,我还是握着他的须须,然后他就倚靠在桃树边和我聊天,啊,我们聊了许多,杂七杂八的话题,我记不太清内容了,可我记得他笑起来眯起来的眼睛,我觉得我应该勇敢一点,那时候好像所有理智和枷锁都不存在了,我听见我的嘴在动,它说了什么:

你考虑下我吗?

下:月色高悬,面前的人定定的坐在椅子上,侧颜上掩映着斑斑点点的树荫,那人嘴角带点轻轻的笑意,我知道他们前几日刚刚一同去看了日出,友人今日找我叙旧,我也是高兴极了,你找到了那个人,他在你心里,在你手里,他是你的了。

关于开始的问题我的回答是:喜欢一个人就好像心里长了一株爬山虎,弯弯绕绕把你的心越缠越紧,你仔细看去,每一片叶子上都写着他的名字。

评论(2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