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夜

【杂食党/各种墙头/不定期产出/辣鸡文笔/随缘填坑/不推荐关注

LOL/王者荣耀/剑三/动漫/小说】

【剑三】路人x剑纯道长

【剑三】路人x剑纯道长
(短打,极其轻微abo设定,小学生文笔,世界观一顿瞎写!尝试新文风!我是良民!)
在纯阳宫四季不化的白雪深处,一位道长背负三尺青锋从风雪中缓缓走来,他的白发和皑皑白雪隐在一处,在日光下散发出清冷的寒意,面上倒是端的四平八稳,心里正疑惑,今日应了同门之邀来此悟道,怎的不见人影,也罢,便就地而坐参悟剑意。
      闭上眼睛时,仿佛天地皆化为虚无,一层莹莹闪烁的清亮的蓝色自他身上浮现出来,已是入定了。
      风雪声渐渐变缓,耳边有些细微的声音,是几个女子的笑声,莺莺燕燕环绕不去很是悦耳,道长皱皱眉头,心念一转元神就追随而去,倒是要看看是哪几个姑娘在此喧哗,不要被这风雪冻伤了才好。
    可是那声音越是追寻越是不见,像是在讨论什么有意思的事,面前一片白雾,前面影影绰绰的显出几个人影来,可面前却总有白雾环绕,看不出服饰来,只模模糊糊见得发髻上的金步摇,晃啊晃。只听得几句不懂的句子
“xxx要不要加点abo啊?”
“哎!abo可以啊!”
“带劲!”
“什么?你不知道abo是啥?自己百度呗”
“emm我觉得纯良的孩子不能看。”
“嘻嘻嘻。”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思及此处,凭着求学好问的态度,道长本是要上前求教一番,不想眼前一花,那婀娜的身姿连同珠玉圆润的笑声皆随风散去,道长站在一片白雾中刚要伸手挽留,没曾想伸出的手触到一片温热的胸膛,便倏的收回手反手一挑一个剑花,那三尺青锋已经握在手中,四周仍是白茫茫的一片
“阁下何人?何不出来一战?偷偷摸摸是何用意?”
随着清冷的声音落下,淡蓝色的生太极气场已然落下。
面前的雾气散去了一些,显出四个陌生的人来。
“嗯~?道长倒是“生”的快啊~~是在等我们吗,嗯~?”领头的那个拿绘了水墨丹青的扇边轻轻的搭在道长手上。
好强的气劲!根本动不了!这厢道长倒是没慌,默默地蓄力,嘴角抿了抿
“四位公子这是何意?”
拿扇子的轻笑一声,在下“风”,后面几个人循声接着道
“花”“雪”“月”
花拿了一只白玉的笛子,那笛子一看便是上好的货色,通体雪白透亮,坠着一条正红的流苏,端的是风流之意,那笛子下一刻便搭在了道长唇上,那沁凉质感把道长浅色的薄唇压出几点嫣红的血色来
“道长无需多言,把一切交给我们就好。”
道长将头一偏,那笛子便从嘴角滑到了下巴,遭到如此戏弄,道长不禁面带怒色
“你们如何能将我元神困于此处,你们到底是何人!!”
雪拿了一只乌木做的笔,不知何物的毛料做的笔尖,看起来柔软顺滑很是叫人舒心,那笔尖沿着道长清冷冷的眉目细细描摹,痒得好像心里抓挠一般
“我们是何人?当然是天选之人啊,不过,道长你的气场可真好看,当然,你更好看。”
“你们!”
一个完整的句子还没说出口,后背便贴上一具温暖的躯体,那人两手环着道长的窄腰,鼻尖蹭着后勃颈腺体那块,附于道长耳上
“道长你可真香啊,是昙花的香味吧,盛放于幽冷月下,羞怯一怒,当真绝色,当真配我。”
道长感觉身体竟然慢慢变得沉重起来,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,有种莫名其妙的躁动感,五感变得异常敏感,浑身无力,心里又急又恼,正思量个办法,
只听得啪的一声,拿扇子的那家伙收了扇子,拿那扇柄拨弄道长那层层叠叠的衣领,
“道长不是想知道什么是abo吗~?这不就马上让你知道了嘛~”
旁边拿笛子那人倒是悠闲,把那上好的玉质竖管顶在道长胸膛上,
“道长莫急,个中玄妙今日给你讲的清清楚楚。”
身体越来越沉,已经快看不清东西了,身体好像有点不对劲,
那乌黑油亮的笔杆在那雪莲似的发上轻轻一挑,一头白发就飘散开来,将那覆盖着凛冽剑意的眉宇也承托的柔和了许多,
“啧啧,长得真是一副俊秀面孔”
脚上一点力气也没有,环在腰上的手把腰带轻轻一挑。
道长感觉天旋地转的一瞬间掉在一个温暖的环抱里。雾气很浓,在一片浓郁的白色里,慢慢的吞噬包围掉淡蓝色的气场。
在纯阳宫四季不化的白雪深处,一位道长背负三尺青锋正在打坐,他眉头紧皱,额上薄汗,两三缕白发垂下来搭在饱满的额头上,正是清冷上仙姿态,远处山林深处又走来一位道长,黑衣黑发,极高的发冠端端正正的放在整齐的发上,踩着积雪走来,看见这一景象,微微皱眉轻唤到
“道友?”
打坐的人艰难的睁开眼睛,一时间双眼写满了茫然,等看清面前人时,倏的变了脸色,马上原地起了轻功就走,仅仅留下另一人在下着雪的山林深处疑虑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。
若是想问雾气里发生了何事,天机不可泄露,况且我等凡人怎能看到仙人姿态,若是真想知道,自行去问本人即可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