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人妖气

【杂食/各种墙头/不定期产出/辣鸡文笔/随缘填坑/请慎重选择是否关注

王者荣耀偏白鹊/邦信总体杂食不太吃信白

剑三网一纵月秀姐 偏唐毒/丐明/丐秀/咩秀总体杂食,什么都能吃一口】

【邦信】silly(1)

【邦信】silly(1)
结局He
辣鸡文笔
德古拉x教廷特使
尽量不ooc
灵感来源:歌曲《silly》
开始

作曲 : 西尾芳彦
作词 : 家入レオ

教廷同吸血鬼的战斗一直持续着,日复一日,仿佛永远没有终结。韩信静静的坐在教堂第三排棕红色的木椅上,手里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圣枪。教堂的穹顶很高,木椅一行行的整齐的排列着,清晨的阳光透过斑斓的玻璃照进来,好像上帝在对他微笑,一群穿着白色袍子的孩子们从角落的门里走出来,他注意到一个栗色头发的小男孩偷偷地看了他好几眼,终于忍不住跑到他面前

“早上好特使。”
“早上好。”

软软的发丝服帖的搭在孩子饱满的额头上,韩信舒缓了眉眼

“张良神父今天没和您一起来吗?”

韩信倏然握紧了手中的枪,片刻后,又缓缓的放松了力道,看着面前稚嫩的面容,他张了张口,什么都没说出来,远处那孩子的同伴已经在叫他了,栗发的孩子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小伙伴那里,终于人齐了的队伍在指挥的带领下开始唱诗。窗外的雏菊开的很好看,孩子们的歌声清脆又圣洁,韩信盯着窗外墙角的阴影发了一会儿怔,缓缓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封用火漆封了口的信,韩信拿银质的小刀开了封,精美的信纸上只有四个字:讨伐开始。

【難しいことが多すぎる愛】
【过于晦涩难懂的爱】
作为这个秘密任务的执行者,第一站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小镇,自看信后立刻开始启程,已经走了多半日有余,太阳渐渐地往西边沉下去,黄昏的霞光铺满了大地,给这个小小的镇子镀上一层神秘的红色,韩信扛着枪,往血腥气聚集的地方走过去。

入目的是满地被吸干了血的尸体,他们横七竖八的躺在街道上,枪尖嗡鸣起来,韩信拿枪往空中猛地一挥,那处凭空浮出一个影子,肤色苍白,嘴角挂满了鲜血,看起来等级并不是很低,韩信的眼里没有任何感情,他右手手腕一抖的同时绷紧了小腿肌肉,像一只发力的豹子一般越动起来,银白的长枪反射着夕阳最后的光辉,那一点寒芒在面前低下的头颅前停下了,那人一只手按着胸口,微微的低着的头稍稍晃了晃

“莱纳,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
“怎么会呢,尊敬的特使先生,您可是讨伐了德古拉的名人,像我们这种小人物如何敢在您面前做什么呢。”

韩信盯着枪尖的反光,慢慢地皱起了眉头

“你违反了教廷同吸血鬼的协议,哪怕是旧识,你知道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面前的人突然抬起头来,那枪尖直直的对准了对面人的脖子,莱纳的眼里充斥着赤红,他突然笑起来,两颗尖牙上还沾满了血丝,他捂着肚子笑得癫狂,忽的又突然冷静下来,眼神里写满了嘲讽。轻蔑,怜悯,无数复杂的情绪在他眼里闪回着

“特使?!好一个特使先生,哈哈,可笑,韩信,你连刘邦都杀了,你还有什么不能干的呢?”

也许是只剩下一点点的夕阳反射出的余辉,也可能是枪尖划破皮肤流出的液体倒影进韩信的眼睛里,他的胸腔急速的起伏着,说话的语气带着急促

“呵呵,刘邦,他杀了天堂福音,背叛我的信任,那我就将他亲手送去陪葬!”

莱纳的眼神里只剩下了怜悯,他直起身来,苍白的手握住了韩信的枪杆,将那十字圣枪对准了自己的心脏,看着韩信赤红的眼睛,他轻轻的说到

“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眼神,刘邦,呵,刘邦他真是最大的傻b,居然爱上你这种人,落得个悲惨的下场,也好也好,这次一并将那无所谓的虚妄打破,是该醒了,哈哈......当初真的是瞎了眼,竟然相信了教廷的人,自作孽不可活,哈哈哈哈哈。”

韩信闭了闭眼,在睁开时脸上一片冷漠的神色,吸血鬼们,你们的末日到了。

那闪亮的枪尖伴随着日落的最后一缕霞光没入了肉体中,刺破皮肉发出发出轻微的噗嗤声。

“刘邦?......我爱他,所以恨不得他去死,连灵魂也不要留一片。”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