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人妖气

【杂食/各种墙头/不定期产出/辣鸡文笔/随缘填坑/请慎重选择是否关注

王者荣耀偏白鹊/邦信总体杂食不太吃信白

剑三网一纵月秀姐 偏唐毒/丐明/丐秀/咩秀总体杂食,什么都能吃一口】

【白鹊】归

【白鹊】归
He
一发完
自我流李白视角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夜里的风有点急,月亮半影在云层里,地上厚雪覆盖的小路被树木挡着,有些隐隐的看不清,靴子踩在雪地里发出的咯吱声也消散在凌冽的冬风里,李白往上拉了拉围巾,任凭一头棕发在风中乱舞。云稍稍的散开了些,前方的拐角也渐渐地清晰起来,李白的步子突然急了些,转过山湾,前面不远处的屋子还亮着灯,暖黄色的灯光透过窗户照出来,窗沿下的柴堆好像染上了明火一样,看着暖烘烘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着木门被推开的轻微吱呀声,热气也铺面而来,那人用手支着额头好似已经睡着了,李白轻手轻脚的摘了围巾,又慢慢地脱了外袍,那金属的腰饰被放在架上,轻轻的叮了一声。
“唔......”
那人好像醒了,李白转头看他,那人碧色的眸子里续了一层薄薄的雾气,几月未见,头发倒是长长了许多
“回来了啊。”
“嗯,越人先上床睡去吧,我稍微收拾一下就好。”
“不碍事,舟车劳顿,我给你找些吃食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边正把那些家伙带的东西给安置好了,一边抬眼看了一眼,那人正边说边揉着眼睛走过来,顺手捞了床边的外罩,李白刚弯腰放好东西,背上一暖,那外罩披到了自己肩上,还没来得及握住那人的手说几句话,人影就拐到厨房了,李白拿手揉揉一头乱毛,轻轻地笑了笑,厨房里传来锅勺碰撞的声音,屋里灯的光芒有些暗了,李白拿了签去挑,桌上的信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那是前几日他寄回的家书,告诉他今夜将归,那纸还是被折的很好,可是折痕却越发深刻,边角那里都快要分成两片了,李白拿两只骨节分明的指头摩挲着纸面,常年练剑的指头上有伤疤和茧子,在质量并不是很好的纸上磨出沙沙的响声,旁边的烛火跳了几下又继续缓慢安静的燃烧。
          桌上摆上了一碗粥,那味道足以勾起馋虫了,李白走到桌旁刚要坐,就被人拉住了袖子,那人拿手拢了拢李白乱遭的头发,拿手覆着他额头将刘海撩上去,用温热的湿布擦了擦他的脸

“此去的趣事饭后可否与缓讲讲?”
李白心里好笑,“当然,到时我们床上再谈。”

面前的人很快的转过身去,把布子放了,顿了顿
“........还是快吃吧,再不吃凉了。”
李白看着那人脸上不动,耳朵上却悄悄地浮上薄红,当真秀色可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粥到是不多,晚上吃多了要积食了,李白放了碗走到床边,抽了那人手里的医书,他倒也不恼,两人翻身上了床,李白在被子下握住那人发凉的双手,看他一双碧眸正盯着自己,李白好好的看了看眼前人额前的一缕白发,视线顺着睫毛投下的阴影缓缓的移到美好的唇形上
“那边有许多这边没有的奇物,有异域的香料,清香怡人,不知何物制成,还有.......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呢,这次去的急,下次我们一起去。”
那人的眼眸已经半合上,一两缕发丝从饱满的额头上滑到枕头上
“那边也有像咱们月老一样的神,下次咱们同去,到时.......”
“......唔....嗯......”
窗外的月亮从云里探出来,一切都安静下来,李白在那人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,那星海一样的眸子里印着记忆里的睡颜,终于满足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 晚安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7)